黄油

【林秦】大宝的套路

的的的盒盒盒:

#大宝套路深  我要回农村#
#勿上升真人  禁二改#
——————(๑• . •๑)——————


“涛涛,咱们来打个赌呗。”大宝一脸正经。


“嗯?赌什么。”林涛用手轻轻戳了戳他带给秦明的大红苹果,然后又专注的擦了擦,最后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


“我觉得老秦今天可能会迟到哎!你看,都七点二十七了。”
“宝哥,你这玩笑可不能随便开啊!”林涛露出了一丝恐惧的神情,秦明迟到的可能性,简直等于天上掉星星。


其实还有一个惨痛的回忆,一个月前一个普通的早上,林涛坐在秦明的办公桌前面,低头盯着手表看了半天,指针转到了七点三十分,他突然大笑三声,拍桌而起,吓得大宝手里的煎饼差点掉了,林涛左手一叉腰,右手食指指着秦明的座位,秒变严肃脸,眉头一皱,说道:“秦科长,迟到了就是态度问题!”然后一秒破功,哈哈哈哈哈的开始笑,大仇已报,爽!


不过后脊梁怎么有点凉凉的,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他僵硬的转过头去,对上的是秦明寒冷如冰的眼神,与“和善”的微笑。
【原来老秦笑起来这么好看】
“林——涛——,你说谁呢?”


七点三十分三十秒,林涛连带着他的苹果一起被扔出了办公室。他欲哭无泪,当时只有一种感觉,就是自己太™作死了。
当时局里谁都知道秦科长一个星期没让林队踏进法医办公室的大门,并在知道的第一时间就为林队默哀了三秒钟。


“宝哥,你知道前车之鉴么。”林涛眯了一下眼睛。大宝认真的点了点头。
【这孩子还是太年轻太简单啊】
“说吧,赌注是什么?”


“如果老秦没迟到,我一个月不吃小龙虾,如果他迟到了,你就把你那宝贝胡子刮了,敢不敢赌?”
林涛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胡渣,笃定的认为秦明迟到这种事情根本不存在的,于是桌子一拍,“一言为定!”
【涛涛岁数虽然比自己大了点,但还是太简单啊。】


“嗯……不过我们打赌这事不能跟任何人说,要是被老秦知道了……我们俩可能都要被扔出了。”
“那当然,我只想看你被扔出去,哈哈哈。”
“嘿!林涛你个贱人。等着吧你。”


七点三十一分,林涛飞奔下楼,留下大宝在办公室拍着大腿笑成了狗。


“谭局,秦明为什么还没来?”
“秦明今天被当地一所医学院请去做活动嘉宾了,估计还有两三个小时才回来,怎么,李大宝没告诉你吗?”
谭局觉得今天的林涛脸有点黑,都快赶上小黑了。不过也没太在意,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便走了。


“李!大!宝!  你故意的吧!”
“哈哈哈哈哈,涛涛,废话别多说,愿赌服输吧!记得晚上回去刮胡子呦。”
“你……你大爷!”林涛表示再也不想看见李大宝了,并且为自己的人设即将崩塌、没脸见人而感到无力与悲哀。【哭唧唧】


将近中午才回来的秦明觉得今天的林涛很奇怪,对着他说了一句:“老秦你可害惨我了。”然后就没了下文。再问他也不肯多说什么,只是一脸生无可恋,还使劲的揪头发,有好几根头发都掉他办公桌上了,秦明皱了一下眉,嫌弃的望着他,觉得他可能今天药吃多了,二话没说,扣下了他带过来的苹果,将他丢了出去。
林涛心里苦,但有苦还不能说。【哭着跑】


晚上九点,林涛举着剃须刀,对着镜子里自己的胡子依依不舍的告别的时候,正准备休息的秦明收到了李大宝一条莫名其妙的微信。


“老秦,你觉得今晚的太阳怎么样?”
“李大宝你什么时候能把你脑子里的坑填上?【微笑】”


“开个玩笑啦,晚上出太阳才怪了,不过今天听涛涛说了一句话,我倒是感觉蛮奇怪的。”
“他说话什么时候正常过?【微笑】”


“啧,也是,他今天居然说他想刮胡子。你信不?”
“不存在的。【微笑】”


秦明想起上次头天把胡子刮毁了第二天一副生不如死鬼哭狼嚎如丧考妣的样子并且还发誓以后好好对自己的胡子的林涛,叹了一口气,然后对着面前的空气摇了摇头。
这种几率为零的事情李大宝还信,可能她脑子的坑是不可能填上了。


“那我们来打个赌呗。如果他没刮,我一个月不吃小龙虾,如果他刮了,你一个月不把刘海梳上去,怎么样。”
“无聊。【微笑】”
“哎呀,老秦,你就算知道这不可能,那你就当发善心帮我减肥的呗!【坏笑】”


秦明不讨厌李大宝吃小龙虾,只是讨厌李大宝在办公室吃小龙虾,还屡教不改。


他最终回复了李大宝俩字:“可以。”
简洁而又干脆。


转头又给林涛发了一句:“今天你跟李大宝俩人都有毛病。”然后便关机睡了。


林涛眼泪汪汪的摸着干干净净的腮帮子,看着秦明发过来的消息,内心已经把李大宝剐了千百遍。【捂脸哭】


第二天一大早,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咱们刑警队来了一个新队长”之后便一传十十传百,大家分分涌去办公室准备一睹新队长的风采。结果看到的还是林队,没了胡子的林队。
【不行了憋不住了再不跑就来不及了】下一秒又蜂拥而出的冲了出来然后开始狂笑。林涛走到门口倚着门框看他们笑成了一片,脸都气绿了:“一个个笑什么呢!没大没小的,还不快去工作!”
“是!林队!噗嗤……”听到林队发话了便赶紧散了,只是还能依稀听见没憋住笑的动静。


林涛无奈,可眼下最郁闷的是这个苹果怎么送过去……
林涛在秦明办公室门口杵了半天,内心还是无法平静,觉得他肯定要被秦明笑话死了,挣扎无果,最终还是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清冷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林涛先是将门推开了一条缝,探进头来,满脸堆笑,秦明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便又低下了头去,他以为是哪个死者的家属,便叫了一声李大宝想让她应付一下。结果发现半天没有动静,再往李大宝方向一撇,李大宝已经笑趴了,只是憋住了没出声,只是肩膀抖得跟蝴蝶加了buff的翅膀似的。


门外的人也踏了进来,伸手递过来一个苹果,秦明顺着苹果抬头向上望去,是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


“林……林涛?”
林涛目睹了秦明的脸白了又青,青了又黑,黑了又红的全过程。


“涛涛,你刮了胡子之后我感觉你都不能去抓犯人了,因为……太软萌了!哪有队长的样子,哈哈哈,现在想想当初的你就像……像猫的额头上画了个【王】,哈哈哈哈哈……”
【李大宝最后一句话,其实是局里人共同的想法】


林涛狠狠的瞪了大宝一眼,扁谁呢你!
然后将苹果擦了擦,放在了秦明的办公桌上,笑的一脸灿烂。


“林涛,告诉我为什么你要把胡子刮了?”
林涛看着眼前脸上的红久久没有褪去的秦明,居然心里燃起了一丝小激动,宝宝是不是被我外表的帅气内在的魅力迷到了哈哈哈……
“嗨!没啥,就是想刮了。新面貌新气象嘛。嘿嘿嘿……”


其实林涛理解错了,秦明的脸红只是单纯的被气的。
林涛最后见到秦明的脸色是由红又变成了黑……
下一秒,林涛和他的苹果又一次被丢出了法医办公室。
喵喵喵?我是谁我在哪?刚才发生了什么?


次日,站在镜子前的秦明举着梳子安慰自己道:“挺好的,不撩刘海还能省点时间。”
内心os:【林涛,你大爷】


秦明今早到警局上班也是掀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波,他们觉得林队长刮了胡子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的话,那秦科长不撩刘海简直就是太阳打北边出来了。即使他们受到了秦科长如手术刀般锐利的眼神,但还是没能平息他们内心的躁动,因为他们觉得顺毛秦科长的眼刀实在没有一丁点杀伤力。


秦明和刚来送苹果的林涛面面相觑,一时无言,只是俩人的脸都要跟林涛手里的苹果一样红了。空气安静的仿佛能听见心跳声,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眼前人的。


秦明:【林涛果然不该放弃治疗。】
林涛:【顺毛的宝宝,啧,真是太可爱了!】
李大宝:【软萌帅气的林队长和顺毛傲娇的秦科长,绝配啊!】


END~
——————(๑• . •๑)——————


自动脑补法医秦明庆功会上的现哥和昀哥(๑´ㅂ`๑)

抹茶Aoi:

性转的drarry~(在看了几篇文之后猛地想涂这对了www